联盟动态

DYNAMIC ALLIANCE

联盟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联盟动态

TIAA标准化资讯第5期:团体标准的国内外发展现状与思考

2021-04-22车载信息服务产业应用联盟

一. 我国团体标准的发展历程

团体标准是由具有法人资格的社会团体按照规定的标准制定程序制定发布的标准,其中的社会团体包括学会、协会、商会和联合会等组织。

2015年,国务院印发了《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明确指出国际上通行的团体标准在我国却没有法律地位,且由于种种限制,大大减弱了团体标准本应发挥的引领市场的作用。

2016年2月,原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制定了《关于培育和发展团体标准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团体标准工作的主要目标和实施措施。同时,为了规范团体标准的发展,促进团体间的交流合作,启动了全国团体标准信息平台。

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进行了修订,并于2018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本次修订中,我国的标准化体系在原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的基础上新增了团体标准,赋予了团体标准法律地位,同时,鼓励各界社会团体和企业根据市场和创新需要制定和采用技术要求高于强制性国家标准和推荐性标准的团体标准,尤其是在重要行业新兴技术产业等重点领域。

2019年1月,为了规范、引导和监督团体标准化工作,依据新《标准化法》国家标准委、民政部制定印发了《团体标准管理规定》。本规定对团体标准的制定、实施和监督做出了具体的指示和指导,成为了社团组织发展团体标准的指导依据。

二. 国外团体标准情况

标准数量上,在美国,共有700家左右标准制定组织,发布93,000多项团体标准;日本有近200个民间标准团体,共制定5000多项标准。欧洲各国和区域也存在着众多的专业层次上的标准化机构。欧洲这些团体制定的团体标准是对欧洲标准的补充,总量不是很大。例如: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有标准百余项,德国锻造机械设备供应商协会只有少于10项的标准,德国电气工程师协会发布了3600多项标准。

标准影响上,在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由一些业内有影响力的学会、协会以及联合会等组织制定的团体标准具有很高的地位,采标率极高,除了在本国,在国际上也是极具权威的。例如,美国材料试验协会(ASTM)、美国电气制造商协会(NEMA)、美国石油学会(API)、英国石油学会(IP)、英国土木工程师学会(ICE)、德国工程师协会(VDI)、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等。这些组织制定的标准不仅在本国范围内广泛使用,有的转化成地区甚至国际标准,达成了标准的对外输出,并进一步扩大了本国产业的影响力和影响范围,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三. 我国团体标准的现状

1. 标准的发布

我国团体标准的发展在近十年来奋起直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团体标准制定周期短,能更快速地响应市场需求和反应市场创新水平,尤其在缺乏标准的新兴领域,迅速填补了很多国家和行业标准的空白。

截至2021年2月28日,共有4574家社会团体在全国团体标准信息平台注册,其中民政部登记注册的有693家,地方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有3881家。社会团体在平台共计公布22995项团体标准,其中民政部登记注册的社会团体公布7857项,地方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社会团体公布15138项。

2. 国际化探索

我国一些团体标准已踏上国际化征程,成为团体标准国际化的先行者。近年来,一些团体根据自身技术优势以及标准需要,自主制定了高于国家、行业或地方标准的团体标准,并将其推向国际进而成为国际标准。例如:车联(TIAA)联盟牵头组织成员主导的汽车多媒体团体标准成为ITU国际标准(ITU-T F.749.3),该标准以团体标准为先导,依托TIAA成员产业先行先试,成为首个由中国主导的汽车多媒体国际标准。

今天的市场是竞争日益激烈的全球化市场,标准是工业时代的产物,也是市场竞争的“利器”。团体标准迈向国际化,是我国相关产业参与国际竞争的产物,代表了我国的团体标准水平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也验证了团体标准直接上升为国际标准的可行性。

3. 存在的问题

我国现有开展团体标准化工作的社会团体4000多家。这个数量远远超过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但从单个社会团体标准化工作实力来比较,我国社会团体依然很弱,表现在:我国社会团体成立时间较短、标准化工作经验欠缺,标准化机构的规模较小,发布标准数量偏低,制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团体标准很少,具有国家号召力的社会团体不足,同时也存在着标准制定程序的不规范不合理等现象。

四. 团体标准发展思考

1. 体系协调、联合发布、协作共建

我国现有开展团体标准化工作的社会团体近5000家之多,同一领域的社会团体有国家级、省市级甚至县地级之分,某种程度上对产业资源造成了分流,同时增加了同一领域标准化工作的重复投入。

为进一步整合资源、提高标准质量,现阶段我国很多社会团体间开展合作,采取体系协调、联合发布、协作共建的方式推进团体标准发展,例如车联(TIAA)与中国汽车工程学会(CSAE)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联合发布的团标《车联网数据采集要求》(T/TIAA 100-2018),以及正在联合制定的《智能网联汽车数据安全共享模型与规范》等团体标准。

2. 主导国际标准,团体标准走向国际化

目前,我国包括5G、智能汽车等相关领域的技术发展迅速,一些技术成果走在世界前沿,结合团体标准反映快速、先行先试的特殊优势,制定发布相关团体标准,同时借助国内相关国际化社会团体,带领企业走出去,积极主导相关国际标准的研究制定,推动团体标准发展规范的同时,为世界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3. 人才培养、资金扶持

一方面,社会团体可以积极参与各级政府部门、国家标准化机构组织的社会团体会成员的标准化培训,培养更多技术能力与标准化工作能力兼具的人才;另一方面,近年来,团体标准制修订工作逐步纳入江苏、湖北等等地方的财政补贴中,增加扶持资金的注入,鼓励更多的社会团体、技术企业和人才参与到团体标准中来,进一步推动团体标准的发展。


参考资料:

[1]朱斌. 我国团体标准的发展现状[J]. 中国标准化,2020(02):61-64.

[2]朱翔华. 团体标准化发展的国内外比较研究[J]. 标准科学,2020(05):16-22.

[3] 【团体标准月报·2021年2月】.全国团体标准信息平台, 2021-3-09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74号中国瑞达大厦10层

  • 电话:010-88633728 010-88687162

  • 传真:010-88687162

在线留言

ONLINE MESSAGE